?
查看: 4328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默哀!昨天下午袁隆平13点07分逝世,享年91岁

[复制链接]

679

主题

680

帖子

448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81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21-5-23 13:34:3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据@新华社微博:记者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获悉,“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5月22日13点07分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袁隆平是我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直到今年年初,他还坚持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开展科研工作。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袁隆平,1930年9月7日出生,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人,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中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被誉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
作为杂交水稻研究领域的开创者和带头人,他先后成功研发出“三系法”杂交 水稻、“两系法”杂交水稻、超级杂交稻一期、二期。与此同时,袁隆平提出并实施“种三产四丰产工程”,运用超级杂交稻的技术成果,出版中、英文专著6部,发表论文60余篇。
2020年,袁隆平团队再次刷新杂交水稻双季亩产纪录。
袁隆平一生致力于杂交水稻技术的研究、应用与推广,为我国粮食安全、农业科学发展,以及世界粮食供给作出杰出贡献。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曾在武汉读书

1931年至1936年,袁隆平随父母居住北平、天津、江西九江、江西赣州、湖北汉口等地 。
1936年,6岁的袁隆平因父亲调到平汉铁路局工作,随之迁到武汉。有一次郊游,老师带他们去参观一位企业家办的园艺场,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满园的花花草草漂亮极了,他想,“这要是学农就美了!”袁隆平后来在接受采访时称,他真是被美丽的园艺场“打动”了,就有了今后学农的打算。就是这次郊游,奠定了袁隆平学农理想的基础,也因此影响着他的一生。
1946年,由于父亲工作又有变动,袁隆平随家人从重庆迁回汉口,转入汉口博学中学(现武汉四中)读书。据袁老后来回忆称:她可是一所非常不错的中学。母校对英语要求很严,其他课程不及格可以补考,但英语不及格就得留级,所以,同学们对英语可不敢马虎。袁隆平还说,他读高一时,就有3位老师讲授过英语,英国人白格里先生教文章,他的英籍华人太太教朗读和会话,教务主任周鼎老师教语法。袁隆平表示,武汉四中是他最感亲切的母校,“她给予我培养和教育,对我的成长起了决定性作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的试验田就在这,我往哪走?”
几十年来他留给人的身影总是步履匆匆弯腰穿梭在稻田之中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970年,试验田所在县城发生7.2级地震,人们纷纷撤离,但袁隆平就是不肯走,“我的试验田就在这,我往哪走?”


阵阵余震里,他在田边搭了个棚子继续研究,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他研究出了“野败”,成为所有杂交稻的母本。


“外国人没有搞成功的,中国人不一定就不能成功?!?/font>


正是有了“野败”,才有了养活8亿人口的杂交水稻。那时饥饿还是全球性的难题,全世界有8亿饥饿人口,每年有1万多名儿童活活饿死。全世界都在寻求解决饥饿的良径。美国、日本等当时科技发达的国家,从1926年开始急不可耐投入大笔资金、设备,研究杂交水稻的培育,几十年过去却一无所获。


当他们听闻中国人研究出了杂交水稻,先是质疑、震惊,确认这一消息后,这对他们的“打击”不言而喻。


1982年,国际水稻研究所的学术会议上,所长斯瓦米纳森先生亲自引到袁隆平走上主席台,随之屏幕上出现袁隆平的头像和“杂交水稻之父”的称号。全场起立掌声雷动。

各国的专家一致认为:袁,是当之无愧的杂交水稻之父。



而在国内,袁隆平也获得国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特等发明奖。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让中国杂交水稻
始终位于世界科技前沿

袁隆平领衔的科研团队
接连攻破水稻超高产育种难题
超级稻亩产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
1000公斤和1100公斤的五期目标已全部完成
一次次刷新着世界纪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6年,袁隆平又带领团队
向“海水稻”发起挑战
并在新疆、山东、浙江、黑龙江、陕西等
全国五大类型盐碱地区域开展测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7年,袁隆平在山东考察海水稻长势。

据2020年8月报道
我国杂交水稻种植面积超过1700万公顷
占全国水稻总面积的50%
仅每年增产的粮食就可养活7000万人

袁隆平曾在公开场合
多次畅谈自己的两个梦想
禾下乘凉梦、覆盖全球梦
数十年间,袁隆平从未停下逐梦的脚步
他和团队的不懈追求
让中国杂交水稻
始终位于世界科技前沿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身价千亿,却比普通人还节俭
作为杂交水稻之父外界权威机构评估,他的身价值1008亿对此,他只是哈哈大笑因为他的日常生活比普通人还节俭穿35块的衣服买10几块的领带可这位老人的研究成果填饱无数人的肚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把“豪宅别墅”当成“田间地头”
有人觉得袁隆平在耄耋之年在科研一线操劳太辛苦应该给“袁隆平们”更好的待遇然而,你可能不知道国家还真给了袁隆平“不凡”的待遇这不,在青岛就有一座属于袁隆平的“豪宅”!这座“豪宅”坐落在青岛市李沧区的青岛国际院士港大喷泉、大草坪、大台阶……
是不是很壮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袁隆平是怎样利用这座“豪宅”的呢?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样一所大宅子袁隆平却全部用来搞科研!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把“豪宅别墅”当成“田间地头”就是在这样的“豪宅”里袁隆平的“海水稻”梦想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而就在接受采访时
袁隆平还寄语
正在追求梦想的年轻人,
要为了理想而努力奋斗。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多年来

袁隆平一直牵挂着粮食问题一再强调粮食的重要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经历过粮食短缺的痛苦
袁隆平这一代人
对于粮食格外珍爱
2013年,袁隆平接受采访时说的一番话
给无数人敲响了警钟
↓↓↓



“我们辛辛苦苦地钻研来提高水稻产量
每亩提高10斤、5斤都是很难的
提高了单产之后呢,又浪费了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浪费不但可耻,更是犯罪”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珍惜粮食也是袁隆平对学生的要求他曾表示自己挑研究生有一个条件不下田就不带只有亲身下过田体会过“锄禾日当午”艰辛的人才会对“粒粒皆辛苦”有深刻体会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他把水稻比作核武器,对手是饥饿,他赢了。

数十年来,袁隆平获得的各类荣誉数不胜数。他是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十几年前就拿到了世界粮食奖、沃尔夫农业奖,习近平总书记向他颁授“共和国勋章”,还有一颗小行星以他名字命名。

袁隆平毕生的梦想,就是消除饥饿。正如2004年《感动中国》给他的颁奖词中所说的:“他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当他还是一个乡村教师的时候,已经具有颠覆世界权威的胆识;当他名满天下的时候,却仍然只是专注于田畴,淡泊名利,一介农夫,播撒智慧,收获富足。他毕生的梦想,就是让所有的人远离饥饿?!?/font>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源:新华社、央视新闻、江南都市报、央视新闻、观察者网等
责编:李欢



分享至 : QQ空间
0 人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无敌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播放-农村大炕翁熄乩伦小说h-a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